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武极魔圣 第六十九章玉牌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5:38:24

武极魔圣 第六十九章玉牌

“唉~!”

“你真的不放过我么?”

“换做是你,你会放过我么?”

原生灵一怔,苦涩地笑了笑“我知道了!”

沈良心有不忍,但这却是命中注定,注定这是一个你死我活的局面。

沈良漂浮到那原生灵的面前,伸手掐着他的脖子,却不见他丝毫的反抗,或者是说他已经认命了吧。

沈良轻声道“你安心去吧!我会帮你照顾好我们的父亲!”

说罢,沈良的手掌骤然发力,捏的他那脖子咯咯作响,竟渐渐从掌中延伸出数道裂缝。

原生灵一脸悲哀地看着沈良,他知道他斗不过眼前的这个人。

三次争斗,他败了三次!而这人却是越来越强了。

或许自己的宿命就是如此吧……

而就在这时,沈良心中一惊,突然发觉他的身影被什么东西往后拉扯。竟不自主地松开了那原生灵的脖子。

沈良连忙回头看去,居然惊讶地发现那股拉扯的力量竟然来源于那块玉牌!

这可让沈良震惊不小,当下疑惑地打量起那块玉牌。就在沈良二人惊疑的目光下,那玉牌又是散发出一阵光华,修复着那原生灵的脖子上的裂痕。

这……

不止沈良暗自骇然,就连那当事人也是一片茫然。不知这玉牌在干什么。

片刻后,那玉牌又朝沈良飞了过来,漂浮在他的面前。

沈良心头不解,下意识地伸手去触碰了一下那玉牌,却是瞬间光华大盛!

在一声惊呼下,沈良竟然被吸扯进了那块玉牌之中,消失在了原地,突地没了声响。

那原生灵先是一怔,接着狂喜,最后放肆的大笑。那笑声在这幽静的黑暗之地显得极为的吓人。声音中还带着几分哽咽。

多少年了,自己终于翻身了!

原生灵看了一眼那玉牌,而后管都不管,不顾一切地去取得了自己肉身的控制权,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了……

沈良缓缓地醒来,有些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,摸着浑身酸痛的肌肉,他不可置信地露出极其的兴奋。

他终于醒来了!终于出来了!

他贪婪地呼吸着这个世界的第一口空气,感受到体内的阵阵疼痛,也感受到了那一股虚弱无力。

这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真实。

天是那么的蓝,云是那么的白。就连空气中的阵阵燥热,都是那么的清晰地传达到了自己的皮肤上。

这,不是梦!

“沈良,沈良!”

他忽然听到耳畔像是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,那声音渐渐地在他耳畔放大,回响!

沈良扭过头来看着面前的一行人,心中一阵激动。

这可是他苏醒过来看到的第一批人儿呢。

“你……是在叫我么?”

沈良激动地看着那老者,怯怯地低声问了一句,他不敢相信原来自己的声音是这样的。

“果然是门主看上的人!竟然能够自己解开这冰魄寒毒!哈哈……”

门主?冰魄寒毒?

那是什么?

沈良顿时一怔,眼神中充满了迷茫之色。

而就在这一刹那,他的脑海中像是涌出了什么东西一般,涨的他脑袋一阵发晕刺痛。

那是记忆,零零散散的记忆。那无数个记忆画面疯狂地涌入了他的脑袋,最后渐渐地构成了一副完整的画面。

这,是沈良的记忆!是他两世为人的记忆!

他看到了沈良前世沦为废材的落魄日子,也看到了宗嗣上众多丑恶的嘴脸逼死了沈良的母亲,看到了森林密密麻麻的噬金鼠,还看到了恍惚间被那玉牌传送过来的那一幕……

接着,他又看到这一世沈良被当做天才的风光日子,还看到父亲对沈良孜孜不倦地教诲的样子,更是看到后山中那处密室里的那道苍老身影……

这是沈良的记忆,现在也是他的记忆!

他冷冷地看着眼前着大笑的老者。在这份记忆里这老者叫林微子,是害他沈家沦落至此的罪魁祸首之一。

林微子心头一愣,看着眼前这面无表情的少年,感觉他好像跟刚才不太一样。至于哪里不一样,就说不出个所以然了。

沈良看了他一眼,心知二者之间的差距。当下便扭头就走。

“哥哥~!”

闻声,沈良脚步一顿,扭头看着那哭的梨花带雨的小女孩,不禁一阵皱眉。

他虽然很想走,但脑海里却始终有一个声音挥之不去,告诉他眼前这女孩对他很重要。

他知道这是沈良的记忆在作祟,但却是怎么也摆脱不掉。

因为他们两的记忆混合在了一起。这一刻,他是沈良,沈良也是他!

沈良伸手指着那个小女孩,冷冷地说道“放开她!”

林微子皱了皱眉,随即朝身后点了点头。

而后,那小女孩挣开束缚,一阵欢快地小跑来到沈良的面前,抱着他的大腿就是不撒手。

沈良一阵眉头紧皱,看着女孩一脸依赖的样子,不知为何会心生触动。他很不想让沈良的记忆主导自己,当下便将她从自己的身边扯了开,而后扭头便走。

女孩一脸的无辜,看着那远去的身影,连忙委屈地跟了上去。

“林长老你看……”

林微子看了看那远去的身影,随即淡淡地笑道“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门主的下落,那我们就没必要在跟沈家耗了!传令下去云煞门众弟子从即日起撤离枫城,不得再对沈家实施报复性打击!”

“另外……回去后备份厚礼,老夫要上沈家登门致歉!”

黑衣人一惊,连忙领命“属下遵命!”

“派人去跟着那沈良,不得打草惊蛇!如发现他遭遇不测,必要时……就出手帮他一把吧!”

“这……”

黑衣人震惊万分,丝毫不能理解老者的这一做法。

“林长老这……又是为何?”

林微子仰天叹息一声

武极魔圣  第六十九章玉牌

,,如释重负地笑了笑“因为他可能是我们门主的传人!”

周围众人无不大吃一惊,相视一眼,面面相觑……

沈良缓缓地走在林中,好奇万分地打量着四周的景象,时而摸一摸那粗糙的大树,时而蹲在地上一阵出神。

女孩一脸茫然地跟在沈良的身后,很是不解,但是无论自己如何的叫喊,哥哥也是不理她。

她都在想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,惹的哥哥都不想理她。

她很委屈,自己的身边现在就剩沈良一个亲人了,很想让他再抱抱自己,可是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看着举止古怪的哥哥,女孩怯怯地跟在他的身后,轻声抽泣着。

而就在这时,前面那道身影突然晕厥了过去,重重地倒在了地上。

任凭自己如何的呼喊,那晕去的身影都是不曾出声。

“他怎么了?”

女孩扭过头去,茫然地看着身后的那道身影。那紧张的目光中更是有着几分害怕与不安……

乌鲁木齐治疗卵巢炎医院
乌鲁木齐治疗盆腔炎方法
乌鲁木齐治疗盆腔炎费用
乌鲁木齐治疗盆腔炎医院
乌鲁木齐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