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超级侦探先生 第525章 消失的尸体(二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0:58:01

超级侦探先生 第525章 消失的尸体(二)

亨利警长深吸了一口雪茄,眼睛盯着克劳德,沉声问道:“克劳德先生,你如何解释你妻子艾丽斯的失踪呢?”

克劳德微微一笑,仿佛一点儿也不在意:“我不会解释她的失踪。艾丽斯只是在失踪前一天晚上打包好行李箱,随后便不辞而别。警长先生,你没有注意到艾丽斯的一些衣服不见了吗?”

一边说,克劳德一边掏出,把艾丽斯以前装衣服的衣柜照片给亨利警长看。

“这证明不了任何事情,我怎么知道那些衣服是不是你丢的?”亨利警长瞄了眼克劳德提供给他的照片,皱眉问道:“你不觉得你与众不同么?克劳德先生,你已经有过三任妻子,并且三任妻子都失踪不见,最后被有关方面宣告死亡……”

克劳德脸上挂满了无奈,似乎有些痛心地说道:“唉——我真是个可怜人,生活充满了不幸,你们这些警察怎么能如此对待一个生活不幸的人呢?”

克劳德这话不管亨利警长信不信,似乎他自己信了……

亨利警长冷笑一声,眯着眼睛问道:“你给妻子艾丽斯投保了五百万美元的人身意外保险,对吧?我没记错的话,你是受益人吧?”

“警长先生,这种事你去保险公司一查即知,我觉得我没有回答的必要。唉,我真是个可怜的人,上天对我太不公平了,还好我养成了给妻子买保险的习惯——警长先生,我也是被逼的,我的婚姻生活如此不幸……”

克劳德嘴里说得仿佛凄惨无比,脸上却毫无表情,没有一丝一毫悲伤的样子——他心里很清楚,眼前的亨利警长若是信他的话,那就叫有鬼了……

然而不信又能怎么样?

你信也好,不信也好,又能如何呢?

亨利警长愤怒地盯着克劳德,若不是穿着一身警皮,真是恨不得把眼前这个人渣撕成两半!

没错,克劳德这种人,不折不扣地就是一个人渣,而且还是最最垃圾的那种人渣!

他已经被警方调查过无数次,并且法庭就上了两次,最终都因为证据不足而当庭释放。

克劳德没有正式工作,这些年来一直无所事事,若是真的要说,那他只干过两件事——给现任妻子买保险,而后妻子神秘失踪,最后领保险金。

中间即使被无数警察调查,最终也查无实据。

领了保险金之后,克劳德会消停个两三年。

因为有钱,他可以结识各种各样的女人——只要隐瞒过去的那些事情,有钱人和一个普通女人结婚,那实在不是什么难事。

这年月,只要你有钱,只要你有固定资产

超级侦探先生  第525章 消失的尸体(二)

,谁在乎你以前是干什么的,有什么经历?

艾丽斯是附近一家超市的收银员,两年前认识了克劳德。

她也是一个不幸的女人,之前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,离婚独身之后,她做梦也没有想到,以“大款”身份出现在她超市里的克劳德,对她展开了猛烈的追求。

以艾丽斯那个年纪的女人来说,婚姻就是找一个靠山,仅此而已。

不管从任何角度来讲,有钱的克劳德都是一个很好的“靠山”。

两人并没有长年累月的恋爱,在认识短短三个月后,他们就登记结婚了。

克劳德内心涌起了一丝波澜——艾丽斯虽然长相普通,但不得不说,她实在是一个贤惠的好妻子。

艾丽斯是个平凡、安静、顺从的女人——她不像社会上那些女人那样懂得如何化妆和打扮自己,她的作息时间很规律总是朝九晚五,工作地点和家两点一线。

艾丽斯很满意自己的新家,她回到家中,做完家务之后,偶尔也会读读报纸,看看电视,与克劳德闲聊一会儿。

最近几个月,艾丽斯与克劳德关系紧张了起来。

克劳德在外面和其他女人鬼混的事,让艾丽斯知道了。即使这样,艾丽斯也只是选择了跟克劳德冷战。

艾丽斯坚信,若是克劳德选择与自己离婚,那也无所谓,反正财产一人一半。

以往克劳德打她,骂她,她都忍受了下来,直到得知克劳德有外遇,这才开始与克劳德争吵……

“你和妻子相处得如何?”亨利警长打断了克劳德的回忆。

克劳德收敛起了心思,看了亨利警长一眼,若无其事地说道:“我们相处得还不错,偶尔有点小争吵也是人之常情,大家不都这样吗?反正夫妻之间床头吵架床尾和,这很正常。”

然而,亨利警长压根儿半个字也不相信克劳德,继续说道:“根据你们邻居说法,你和妻子最近几个月几乎是不间断地吵架。”

亨利警长口中的“邻居”,自然是说艾弗森夫妇。因为克劳德的房子位于大街的边角上,所以艾弗森夫妇家是唯一一栋与克劳德家相邻的房子。

克劳德心里一沉,脑子里电光火石一般地闪过了一个念头——艾丽斯最后的惨叫声该不会越过花园与围墙,传到艾弗森家那边吧?

莫非艾弗森听见了什么?

克劳德有些心虚,眉头微微的抽动了一下。

亨利警长见克劳德表情怪异,立刻说道:“艾弗森夫妇最近这一个月,几乎每晚都能听见你和妻子两个人的争吵声。”

克劳德很快稳住了心神,辩解道:“他们只有停下自己那宛如发自地狱的尖叫声,才能听见我们的动静。而且他们说听见我和艾丽斯两人的吵架声,这点不正确。我从没抬髙过嗓门。”

事实上艾弗森夫妇也经常吵架,闹得远近闻名,这在这条街上不是什么,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了。

亨利警长继续问道:““你妻子最后一次出现在视频监控摄像头中,是在上周三的晚上六点半。附近一名清扫大街的清洁工亲眼看见,艾丽斯走进了自己家的大门……”

对此,克劳德并不否认,他认真地回忆了一下,笑着说道:“是的。艾丽斯当时从超级市场回来,带着速冻晚餐和冰淇淋。这两样几乎就是她对烹饪艺术的唯一贡献。”

亨利警长意味深长地看了艾弗森一眼,冷冷地说道:“那天半夜社区停电了约摸两个多小时,事后经过调查,是有人弄坏了变压器。你说艾丽斯就是停电的那段时间离开家的?”

“你别给我设套!我可没那么说!艾丽斯是晚上走的,几点我不知道!”克劳德敏锐地意识到亨利警长话中有话,坚决不能进入他的陷阱。

没错!

弄坏变压器的正是克劳德自己。

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让街道口那两个该死的摄像头闭上眼睛!

可惜——

克劳德心里发出一声叹息,他还是失策了!

没想到那两个摄像头有独立的供电线路,根本不受停电影响。

失策,太失策了!

当然,这件事是事后才知道的——当警察把监控视频拿给克劳德看,并且厉声质问他的时候,克劳德几乎就要崩溃了,好在最终还是稳住了心思。

坚决不承认!

自己什么也不知道!

就这样……爱咋的咋的,反正找不到尸体,就是证据不足!

日照治疗前列腺炎医院
日照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
日照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
日照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
日照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